千星传说(11下)

小说人气:加载中

千星传说 第十一章(下)


清莱府有名的大学附属医院的上午,房间里开始挤满了病人,以及成行成列的病人床。支教老师愣愣地躺在床上,感觉因被拳打脚踢而全身疼痛。好在只有外伤,没有伤及骨折之类的。

原本白净的脸颊上,现在满是杀菌药的深黄色印迹和创口贴。身体也没好到哪里去,又青又紫的伤痕好似大壁虎一样。

三天了,他之所以愿意住在集体病房中,只为了等Phupha连长的消息。事发当天,中队的士兵将失去意识的高大身躯抬到宽阔的地方,并火速联系直升飞机过来将其带走。至于他和其他不管受重伤还是轻伤的人全都被一同送进医院。

巧在Longtae是跟这家医院同一体系的大学学生,所以能够每天早中晚过来找他。庆幸的是Tian的病床是在窗户旁边,因此便时不时可以看看风景来改变下氛围,不然的话心情肯定糟透了。

Phupha连长从手术室出来到转到重症监护室里休息已经五天了。之前听说身体逐步好转,没有细菌感染,所以他本人就被转到了单人病房休息,可院方还是挂着不许探视的牌子,因为担心病人不能休息。

尽管知道已经安全了,可还没有亲眼所见,他依旧不太舒心。Tian深深地叹了口气。

Tian哥怎么了?” Longtae试着问道,并把椅子拉到病床旁坐下。

受伤之人顺着声音转过头来。“…没有,我只是有点无聊。”

身穿白色校服的男生立马反应过来。“是在担心队长吗?”

Tian简单地点点头,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说不担心,毕竟另一方之所以会受这么重的伤,还不是因为他本人。

“现在还不让探视,我担心不仅仅只是肩膀受伤和手骨折而已。”

“你不要想太多,不管怎么说队长都安全了。”Longtae立马换个话题。“…今天我爸也要下来看你,他正在和财务谈给你报销治疗费的事情。”

因为没有支付工资,所以金光福利院就给每个支教老师上了一份意外险,以此来报答他们背井离乡来到这里。

“那你还不去上课吗?都九点了。”支教老师问道。男学生立马从椅子上跳起来。

“今天有测试诶,哥。那我先走了。”他抬起手来行个礼便立马冲了出去。

Tian看着那宽阔后背,一身白衣服黑裤子,便回想起自己的大学生涯…有时候也挺想念那段时光,如果下学期回去上课,朋友们应该就学到最后一年了。

Bianglae叔身穿棕色的泰式传统衬衫,看起来挺新奇的。他提着一堆奶制品来探视病人,而这些都是他自己猜测曼谷人应该会喜欢吃的东西。

“怎么样,老师。好多天没见了。”大叔依旧善良友好地笑看着他,哪怕他是那个带着他心爱的儿子遇到真正危险的人。

悔意立马涌上心头,如果是之前,Tian估计只会问…要多少钱补偿?可现在他反而意识到,有些重要的东西,若失去了,无论再怎么央求也就要不回来。

支教老师发自内心地抬起手请求另一个人的原谅。“…大叔,我真的很抱歉那天带着Longtae一起去。如果他要是有什么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拿什么来补偿。”

Bianglae叔一点也不怪罪地摇摇头。“可您情愿自己受伤只为了保护我的儿子。若您没有决定一个人那样去冒险,Longtae也不会逃过一劫,并找来人救助您。”

“不过那是军人也来得太快了,我还以为难逃这一劫了。”

“队长本身就命令手下巡视村子周边,就连你消失不见,他也在遇见Longtae之前就知道了。”

想到那个高大魁梧的军官,Tian便低下头,轻轻地说道。“…我真不该找事,连累大家要受这些伤痛。”

“谁说的,老师您很勇敢。”Bianglae大叔紧握着手,为了强调他真的是那个意思。“...若不是您对大麻的事情有所怀疑,然后跟着去,才到发现有人装鬼。不然我们村民估计就会恐慌地生活着。因为鬼神的信仰是我们无法分离开的生活方式。至于工作人员,在这之前他们不能规定出突击点,因为那帮人总是将他们诱惑到其他路上。”

嘴角缓缓挤出个笑容…这是Tian一点都不想要接受的夸奖。若是事先知道这会让Phupha连长差点受伤致死的话,他打死也不去寻找。

“刚刚我顺便跟医生聊了下,他允许老师回去在家休养。”

“今天吗?”…都还没有见到队长的面。

大叔伸过脸来小声说道。“公立医院就是这样的,老师。他不愿让情况好转的人住太久,还有很多重病患者排队等待治疗。”

Tian无可奈何地点点头表示理解,Bianglae大叔便去叫医生为他做最后一次检查,随后让护士扶他去换新衣服。他看着镜中反射出自己那瘀青的脸颊和暗淡的眼神,好似在沉思什么一样。

再冒一次险!连那个人的面都还没见过,就让他回去,他估计会难受到心碎而死。

男子偷偷拖着自己身体走进到位于上层的特殊病房。这一层比较有私人空间,所以人并不是太繁杂。他穿着便衣,遮着脸走路,就没有那个工作人员再来关注他,毕竟公立医院的风格就是忙碌到无法特别照顾哪个房间。

最边上的那个休息室门上还依旧挂着‘不准探视’的大字牌。使得看的人内心无比惆怅。如果这么阻止的话,有望让小老婆出轨去找情夫了。

他左顾右看,并没有发现谁在意时,便慢慢扭开并没有上锁的房门,然后推开门轻轻地走进去。视线一下子最先盯着病床上,可却吃惊床上一无所有,他身体里的血液一下子冰冷到真个身体都在颤抖。

不是真的!!!

“队长…”Tian哀呜地轻声叫唤道,并在狭小的房间中到处寻找。直到目光停留在敞开的阳台门上,那个Tian寻找的高大身躯背对着站在那里。

…阳光下的宽阔后背看起来那么刚强,如同永不倒塌的Phupha,就像是那张偷拍的照片一样,没有错。

第一印象的照片。

那一秒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好似忘了这个世界的一切。Tian飞扑过去,伸手紧紧地抱住强硬的后腰。在感受到躯体里散发出的体温后,他那高兴的泪水流淌了下来。

小孩子般的哭泣声,以及后背衣服被浸湿,让某人的脸上扬起了笑容。军官用他没有打上石膏的那只手握住那紧紧抱着他的双手。

“不是说了吗,我没事。子弹只是穿过肩膀而已。医生缝好伤口就完事了。”事实上,他留了很多血,若没有及时送到医院,也有可能导致心脏休克。

“谁…谁知道…啊,病房前…贴着…不…不准探视,我就觉得你的情况很严重。”Tian一边说着一边哭泣着,就像是释放这几天积攒下来的怨气一样。

Phupha笑了笑,劳累地小声说道。“可你不还是冲破条规来了呀。”

“今天我就要离开医院了,我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

年轻队长转过身来,轻轻用手摸着满是瘀青的脸蛋,他盯着那红通通还夹带着泪水的眼睛。

“那就不要哭了,好好看个够。”

Tian抬起手来摸着那还有点苍白的脸颊、带着淤青,嘴角还肿着…可还能坚持到现在。他含着泪挤出个笑容来,用手指摸着对方颧骨上的伤口。

“你的情况看起来不好。”

Phupha低下头将额头抵在另一个人的额头上,“…你也无帅气可言了。”

双方各自大笑起来,就好像将压在胸口的大山全都移走了。有人曾说过,患难见真情也许是真的。Tian之前不曾觉得生命如此可贵,并且想为一个人做些什么。这次出行到板岩村改变了他的所有一切。

…对不起,Torfun

你的‘心’…完整地属于‘我的’了。

对于枪击造成的伤患,负责照料他的医疗团队对治疗结果非常满意,因为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就痊愈了。病人能够如此快速地恢复意识,可以说若不是真的强壮,估计也无法在前三天就撤走盐水瓶。

Phupha连长对早上前来为他检查身体的医生和护士致谢,医生也告知他再过几天,他就可以回到基地休养了。在医生团队身后冒出一个人来,身穿便衣的Wasend提着卤鸭和米饭走进来递给好友。

“我刚刚遇到医生就聊了下你的情况,壮得跟头牛一样。”他一边开着玩笑,一边低头将病床调起来,然后把枕头放在他身后垫着,以便Phupha坐着舒服些。

“我想快点回基地。”

“到底是想要回去工作还是要去见谁呀?”帅气的医生立马识破道。

年轻的军官愤怒地掩饰道。“…你不要瞎胡诌,赶紧帮我办下出院的事情。”

“也行”身为朋友的他摇摇头以示投降。突然他好像想到什么一样,便低头拿起张纸写下一个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之前少校打电话来询问这次事件,在说到你受枪伤,住在市区医院休养。他还问到Tian的事情,我就说他受了点小伤,现在回到村子里去了。额!少校他还说让你回电话给这个参谋长。”所谓的少校是直接管辖他们部队的管理人的简称,不过那个参谋长级别的军官,他不曾听说过。

Phupha稍微抬起点头,拿过纸来看…Pitan上校。他深吸一口气好像非常清楚,最终这一天还是要到来的,只是没想过来得如此之快,还没来得及有所准备。

“我借用下你的手机。”

“少校说等你痊愈了再打电话也行。”

“我痊愈了…真的全好了。”受伤之人强调地说着,好似说给自己听一样。

Wasend抿抿嘴,将手机递给他,然后看着好友特别疑惑地将纸上的号码输进去,他够聪明,能静静忍受着,将渴望埋藏在心中。

病人将新款电话紧贴在耳旁,还不到十秒就有人接起电话。“…您好,我是Phupha Viriyanon连长,请求报告。”他听到电话里的那人先问他自己的伤势情况,随后便真正地进入到重要事情上来。

Phupha静静地听着对方所说的事情,就像是只有声音穿过耳朵一样,在听到最后的命令时,锐利的目光变得暗淡。

“是…我会安排把他送回去。”最后在事情讲完后便挂了电话。

Wasend医生瞥眼看到自己的好友突然心情转变,还叹了口气。“…刚刚你还因要回基地而兴高采烈的,为什么现在垂头丧气就好像没浇水的花一样。”

“没什么。”嘴硬的被告还像曾经一样坚定地否认道。

看样子是要演恶角,Wasend走到床边,俯下身子靠近他说道。“…反正事情都到这份上了,我们来交换秘密好了。”

“谁的秘密?”

Tian弟的秘密呀。”眼眶下的闪烁的小眼睛就好像狡猾的狐狸一样。“…感兴趣没?”

Phupha挑挑眉,有一种强烈而说不出来的感觉。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然后Tian却告诉这该死的家伙吗?

“你要干嘛…说!”

军医咂咂嘴,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为了表示公平,我们一点一点来交换…我先问你,Pitan参谋长是谁,和你还有Tian有什么关系?”

“这是两点了。”受伤的人死死盯着好友,不过厚脸皮的狐狸哪会在意这些。

“我用了连词,按照泰语规则算作是一个句子。”

“要是你的秘密不存在,等着我要你好看!”Phupha用手指着还未判死刑的另一方,然后脱口而出。“…Pitan上校是前陆军指挥官Teerayut Sophaditsakul将军的手下,他是Tian的父亲。”

核心内容就在最后这句话上了,Wasend吃惊地睁大双眼。

“也就是说你形影不离地照顾他就是因为上级下达的命令!”…若那个本人知道实情后会有多伤心。他一点也不敢想象。

“也对。”…只是一部分。年经军官转而龇着牙对他说。“你已经问超了,快说你的事情来。”

帅气的医生故意装作咳嗽的样子玩了一会,可最后还是愿意说出来。“…你还记得Tian胸前那留下的手术伤口吗?就是我说的好像是大手术留下的伤口。”

“我记得,你猜测说也许是跟心脏有关的什么手术导致的伤口。”

“那并不只是安装支架或是开膛手术。”Wasend降低音调让其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可那是‘换心’手术。”

睡在床上的高大身躯僵硬得好像被雷电劈到一样…需要接受如此照料的情况下,为什么Teerayut阁下还敢任由小儿子来遭罪和冒险!

Wasend看着好友苍白的脸色,便很同情他,可这一切还有一个他还找不到连接点的秘密。

“我再赠送你一件事,在我强迫Tian的时候,他不慎说漏嘴一件事…他来这里是为了‘Torfun’。”

那是曾在这里做了差不多一年的女支教老师的名字,让Phupha愣住了。Torfun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对每一个村民都很慷慨。他一直都知道她对自己有怎样的情感,可他却无法逾越兄妹之情。她也明白,所以未曾有过越轨,直到那晚发生严重的意外。

听到噩耗之后,无论是谁都对她再来回不来的离去而感觉伤痛不已。尽管Torfun刚要幸福地跟他叙说,刚过去的生日,她去做了一次人生中最伟大的功德。

…死后捐赠器官。

Phupha抬起没有骨折的那只手捂住眼睛,他的身躯颤抖到Wasend医生吃惊地过来拍着他的肩。

Phu,你怎么了!?”

“…快要结束了,医生。”低沉而又令人后怕的声音响起。

有时候倘若我们在梦中,不用醒来面对现实…或许也挺好。


上一篇:千星传说(12上)
下一篇:千星传说(11上)
文章打分:
评论加载中..

版权投诉:BLTV520#gmail.com(#换@)

Copyright © 2021 暖光影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