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星传说(12下)

小说人气:加载中

千星传说 第十二章(下)

 

老师房里的油灯还在辛劳地工作着,晒在走廊上和窗户边的衣服都不见了,就连堆在地上的毛巾也都消失不见。昂贵的背包里被塞得满满的,就像是再次到来这个地方一样。

屋子中间支起的蚊帐下有一个身躯侧卧着,将手肘撑着头,正仔细地看着一本日记。

‘…来到这里以后,除了成为支教老师,我开始有了其他的梦想。遇见我的‘王子’,让我毫无色彩的世界全都改变了。他温柔、人品好、可就是爱绷着个脸,不过这些都不会让他的绅士风度有所折扣。’

在看到这里的时候,嘴角不自然地笑了起来…喜欢男子的绅士。

‘…有一天,我听到会说中部话的村民提到,若午夜时在村里的高山上对着星星许愿,愿望就会成真。很明显看起来就是信仰的问题,可像我这种没有希望的人又怎么做得到。若是在新年夜里对着成百上千的夜空像村里的王子表白,估计会很浪漫吧。’

‘我打算去曼谷看望酒精中毒的父亲回来后,我就要尝试做一次疯狂的事情。先等着我哦,‘亲爱的王子’。’

之后笔记就…永久性地…消失了。

这个女孩估计理解错了点,不仅仅只是对着星星许愿,还要整整数够一千颗的星星才行。他试着询问Longtae这件事,只见他大笑并回答道,应该只是一个骗小孩的传说,更多的是为了让大家来欣赏这山上的美好夜景。就像是创立一个什么品牌让大家熟知,就得有一个吸引人的背景故事。

Tian不知道是骗人的还是真有此事。这也许是唯一一件他赞同Torfun的事情。没有希望的人…肯定会迫切寻找奇迹。支教老师慢慢合上日记本,这一夜真是太孤寂了,就连小老鼠的吱吱声也都听得到。

他拿过羽绒夹克穿起来,便起身吹灭油灯,一下子屋子里黑漆漆的。用手抓起放在床边的手电筒便走下了楼梯。村里的路上有间距的点了火把,可走出来后便只能依仗手电筒来引路了。

Tian也不曾太频繁地来这座山上,大部分时候是带着孩子们来玩游戏,不过也还是记得住路线。若顺着茶园朝东边走的话便能看到用来作为上山之路的小土丘。

尽管周边都是林子,可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因为这一带是空旷的林子,再加上还有各种花香环绕四周,让人格外清爽。

现在刚好是十一点半,他故意在约定好的时间前到达,因为要花时间来数够一千颗星星。听上去好像并不是什么难数的数字,可也不能大意…因为如若那么简单的话,估计早就有人完成过了。

越过最后的树影后便看到一片广阔的空地,抬起脚稍微活动下边跑到那正中间站着。他抬起头转着身看那一颗颗闪烁的星星挂在漆黑的夜空中。

这就是所谓的…星海。

他胸膛里的心不停地颤动着,有些许害怕涌上心头,使得他的手臂毫无力气。那些星群太美了,应该被封为国家的旅游景点才是。不管放眼哪个方向都只见满天的星星正在绽放光彩,几乎难以分清楚哪颗是星星,哪个是星星所发出的光芒。

Tian低下头调整下视野,随后深吸一口气。洁净的脸庞再次抬起来看向夜空,并开始用手指指着星海一颗颗数起来…一百、两百、三百,可眼睛都全花了。

他抬起手揉一揉开始发痛的双眼,然后又走向看起来星星比较分散的另一边。

从一开始用常规数法再转变成划分区域。因为这座山海拔太高,使得天空看起来很矮,好似伸手就可以触碰到。成千上万的星星闪烁着,比平时显得更为明亮些。使得长时间盯着看的那个人,两眼模糊,无法再抬头对视那些星光。

年轻男子用力地甩了甩头,感到头晕得厉害想要呕吐。他在安静而漆黑的空地上坐下来低着头,好休息下眼睛。因为一当数超过五百颗星星以后,那片星海就好像变成一道白光刺痛着眼睛。

他用力握紧拳头打在地面上来减少内心的烦躁。

“我去!”

一千…只是要数到一千而已!若事情这么简单,像Tian Sophaditsakul都做不到,那就不用做什么吃的了!!!他深呼吸重拾信心,并坚定地站起来。

如果现实总是很残酷,心有力也估计是不够的。

这一次挑战人类极限的那人用了一个新招,他转向四周,当他慢慢数到眼睛疲惫时就转换到另一个方向,以便不会重复数到相同的星星。

脑子里也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就是正在做的这件事真是太烦太无聊了。可许愿和求胜需求反而像是每一次跌倒后不断上升的曲线一样。

这个方法很奏效,星星的数量比之前都数的还要多,以至于到现在已经突破八开头了。曼谷男子转到另一方,很认真地用手指指向星空继续数…可是好景不长。

上方耀眼的星光正不断地刺痛着某人的眼睛,他感到头晕,想要低下头来呕吐,可他还是继续咬牙坚持着。

955956…”

在转向另一方时,他的身体差点就摔倒了,眼前的画面差点就要被白色再次吞噬了!他抬起手拍拍脸,好让自己清醒些,然后再抬起手指准备再次继续数。而原本在脑中划分好数星星的区域一下子都不见了。

就好像之前数过的星星全部重合在一起挂在眼前的星空中。Tian不由地喘了喘气,胜利就在眼前了!他像一个疯子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尽管很清楚一切都已经崩塌了,可颤抖的手指还继续指着数。

“…997998

浅棕色的眼球死死地盯着,湿热的泪水环绕着整个眼眶,以至于无法再次将视线集中在某个地方…可他依旧静静地站在那里,哪也不去。

999”

那一刻,一切都像是被黑色笼罩起来,感受到一双温暖的大手捂着他自己的眼睛,便瞬间觉得鼻子酸酸的。一个熟悉而低沉的声音在耳边悄悄响起。

“够了。”

年轻的军官站在他身后形成一个黑影,将他的身躯覆盖住,就像是一个远离寒风吹拂的隐形盔甲一样。失望伤心的泪水瞬时流下,浸湿了那人的双手。

“只是最后一次,我也没有成功。”Tian紧紧地咬住嘴唇,感觉都快要出血了,可也无法再次止住啜泣声。

…尽管做到了,愿望还是无法有实现的那天。

Phupha凶悍的眼神也逐渐暗淡下来,随后便轻声说道。

“你做得很好了。”

“我并不是为Torfun而做!她已经死了!”年轻男子大声吼叫出来,向整片林子和站在身旁之人宣誓自己的真实想法。

“可我是为了我自己…”他颤抖着转过身来面对着另一方,尽管还有泪水的印迹挂在脸上,可却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要坚强。

“我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你。”

Phupha连长快要开口回答之前,小少爷突然猛地凑过身来亲吻了他,他整个身体都僵硬住了。薄薄的嘴唇用力扣押在军官唇上,使其符合那严肃的告白词。过了很久Tian才愿意收手。瘦弱的手臂环绕着对他的脖子,将头靠在对方的肩头。

“尽管事发起点是因为Torfun…可所有的感受都是我的。”

尽管说出的话语夹杂着啜泣声,可这如同能够治愈心里创伤的特效药。Phupha用唯一能动的手臂紧紧地将那瘦小的身躯揽入怀中,他低下头轻轻碰了碰那人的鼻尖。

“而这是我的感受。”

…会用心来照顾守护着你。

Tian含着泪水笑了,为什么一直追寻的幸福会那么短暂。他想把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哪也不去。抛弃一切准则、一切原由,然后就这么生活,不用顾及他人。双手紧紧抓住迷彩服,因为清楚地知道,所想的事情没有可能的那天。

“若是我不在了,你会忘了我吗?”

“我不会有忘记你的那天。哪怕一次都不会忘。”年经的连长将自己的脸颊贴在他的额头上,闭上眼睛回味他们之间的所有感受。过了很久很久,他才说出了后面一句话。

“…可当你回去了,我想让你忘了我。”

听者睁开双眼,立马向后退了一步。“为什么要让那样做!”

“社会地位与你相媲美的人有很多。”军官微笑着说道,可他的眼睛里反而透着一股忧伤的气息。高大的身躯用手指向天空。“…看到这些星星了吗?即使我有多强悍高大,可还是无法触及天边。”

“那我怎么能摸到你呢。”

Tian静静地站着,不论是什么话全都卡在嗓子眼里。他好不容易挣扎从死亡边缘逃脱出来,可反而要在这一秒钟惨败。曾经捣蛋到成为祸城恶霸的那个人抬起手揉揉眼睛,一点也觉得害羞地嚎啕大哭,若是能跺脚的话,他估计早就做了。

“我不可能忘了你,绝对不可能!”

Phupha有点不耐烦地摇了摇头,他用着自己左边的手臂抱住他的头,然后在他的额头亲了一口,尝试像以前那样安慰顽皮的孩子。凶悍的眼眶里被泪水浸湿,然后慢慢闭上眼睛,厚厚的嘴唇艰难地开口说道。

“…希望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Tian更加拥紧那高大的身躯以示回应那个誓约。尽管今晚有多么寒冷,可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反而紧紧地将其羁绊在一起,使得整个心都暖暖的。

如若我们的‘爱情’有走远的那一天…

我只会在这里等你。

 

清晨来得实在太快了,就好像闭上眼睛才一下下,然后醒过来就必要接受现实…所有的梦想都结束了。支教老师慢慢地将手工日记本放到背包里,便拉起拉链将所有的记忆都封死。在回头看看曾经生活了三个月的小木屋之前,他深吸了一口气。

Tian哥,有人来接你了。”大叔家儿子的叫唤声让某个正在幻想中的男子回到现实中来。他抓起背包便走出门去。

清晨的凉风徐徐出来,再加上远处传来的鸡鸣声。站在不远处的阿卡族父子俩满脸欢笑站着等他,还是如以往一样友善。想想就觉得像是心丢了一样,以后估计再也见不到这样实在不虚伪的笑容了。

JaYork来了吗?”Tian询问道,因为Bianglae大叔曾告知说送行的工作人员是JaYork,并且开吉普车过来接他去市区的车站。

Ja叔没有来,不过其他人替他来了。”

‘其他人’一词让曼谷男子的心急速跳动起来,难道是…?!

走过来那人从身后突然冒出,反而让他震惊地尖叫起来。

Te哥!!!”

帅气的实习医生张臂欢迎所谓的弟弟,像个小孩子一样冲过来抱住他,然后打趣道。“你真够狠心的啊,谁也不说就这么逃跑出来,你知道家里都乱成什么样了吗?”

“对不起,哥。我真的想不出其他方法了。”Tian挣脱出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脖子解释道。其实,自从上了初中,他便不再向另一方哭闹了,可那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于是便忘了自己的举动。“…话又说回来,你怎么来的?是来接我的吗?”

“得知消息后,我就请假了,然后让爸爸的手下来车来到这里。”

“没必要来遭罪。”

尽管只是一句礼貌性的简短回答,不过对Tian Sophaditsakul很了解的Techin反而愣住了,可他还是和蔼地笑了笑。

“我想来,不遭罪。”

“眼睛都快成熊猫眼了,还说没事。”年轻男子抖下肩,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便上前引路。“…那回去的时候,我们顺便先去市区里吃个饭休息下也行。”

再一次让实习医生挑眉深思,看着眼前这副小身板,尽管外表并无任何异常,可内在还是有些什么东西能够清晰得看出来已经改变了。他转身向阿卡大叔父子俩,并抬起手来行礼。

“感谢您一直以来在这里对我弟弟的照顾。”

“我才应该感谢,谢谢你们愿意让老师来这里。”Bianglae大叔,以一个经历过严寒酷暑之人的口气说道。“…两个月以来,我们得到太多Tian老师的真心付出。”

Techin点点头,其实他想象出阔少爷艰辛生活的画面,大一早起床就只是去山上给孩子们上课。

一行人走到陡峭的破路边,以便从村子里去到有车停着等待的大马路上。Tian也向村里的两个人辞别。

“大叔、Longtae,我先走了…麻烦转告给大家和孩子们。若有机会的话,我们估计还会再见。”

“我觉得还是你自己说,好吗?”

就在Tian准备转身责备不分时间场合而瞎胡闹的Longtae时,就听到一个尖叫声响起来。

Tian哥哥!!!”

曼谷男子愕然地把背包掉落在地,然后蹲下身子任由哭泣的小家伙紧紧抱住。前来送别支教老师的村民们都围着他而站,说着一些听不懂的方言,可却能感受到他们的真心。

先告辞了…再会。

Techin看着那如同是他弟弟的男子,从来都只顾自己,现在却在安慰一个哭泣的小女孩,而且另一只手抚摸着其他孩子们的头来安慰他们。心中突然冒出一种莫名的好感,他的眼睛也不由地湿润起来。

Tian没有什么大的改变…而是变成另一个人!

年轻的实习医生受不了,便拿起手机记录下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无论Tian的未来能走多远,可他不想让Tian永远忘记这段时光和这些美好记忆。

放下手后,Techin便和身旁的人说道。“…现在我明白大叔说的话了。”

Bianglae大叔轻轻一笑,并拍了拍那结实的肩头。

“这是不用‘心’根本就换不来的‘礼物’。”

帅气的男子摘下眼镜,擦去眼眶里涌出的泪水。“一开始,我因为Tian所做的这些,让他的母亲积郁成疾而气愤,可来到这里后,我反而很高兴他决定那样做。”

不论是命运开的玩笑还是巧合,都让某个人身心得到了成长。他曾想反抗父亲的上司Teerayut将军任由身体状况还不是很硬朗的小儿子独自一人在山间面对这些艰辛。

可在看到曾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少爷居然会为了别人做些什么,并且得到这么多爱的回报,他就特别气自己太过小看这个弟弟了。

支教老师不停地四处环视以便能见到他等待的某个人,可等来的只有失望而已。

…真心要忘了,是吗?

他红着眼挥手向大家辞别。支教老师极力掩饰着,不让自己在孩子们面前露出自己的脆弱一面。Tian抓起Techin的手,立马拽着他离开,就像是无法再忍受一秒钟一样。

…价格昂贵的音色汽车停在路边,士兵看到两个年轻男子从狭窄的坡上走过来时,他便立马打开后车门。

Techin看着身旁的那个人,从村子里出来以后便一句话也不说,于是便安慰似的说道。“想哭就哭出来吧,又不会有人说你。”

年轻一点的那个人吸了吸鼻子,然后深吸一口气,慢慢地摇了摇头。

“…不了,已经哭得够多了。”

从昨晚要与那个人分开就一直哭到啥时候睡着也不知道。感觉如同安慰一样地抚摸着他头的大手温度依旧没有散去。而这也许就是他需要懂得的另一件事,因为无论他浪费多少泪水,也不可能在唤回有些事情了。

“就不觉得奇怪吗?怎么会没有人出来追。”实习医生为了缓和下气氛而问起来。

“奇怪是奇怪,可不想找答案,不来追也挺好的。”

Techin抽笑了下,这个答复不愧是他认识的那个弟弟。“你的母亲大人大吵大闹到房子都快散架了。好在Teerayut将军坚持说让儿子出去见见广阔的世界,不然的话你估计第一天踏上这块土地就被抓回去了。”

“其实,我也能猜得出是谁说的。”…因为只有Tull一个人知晓此事,毕竟在发生这件事之前,他是最后一个和他一起失踪的人。

“可并不是说Teerayut将军不担心你,他立马吩咐我爸让找人看着你。怎么样啊?他有帮到你吗?”

Tian将头转向外窗,好来掩饰还留在心底的那份触动。

“嗯,帮了很多忙”…多到估计再也无法遇上一个能做得如此好的人了。

“你还没有跟我说,你为什么会离家出走来这里做支教老师?”不论Techin怎么思来想去,都真的无法想象出是为什么激发另一方决定这么做。

年纪轻一点的那人转过后来看着他,便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若是捐献器官者的事情,我是知道,可不知道的是你的想法。”

“我…”他憋了一口气,然后才说道。“…我讨厌,讨厌一切,就像是找不到生命中的幸福。所以就像若是能重新做些什么,也许就会找到…”

说到这里,实习医生疑惑地挑挑眉。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从小到大没见过有缺少过什么,想要什么的时候,大家都会找给他,可为什么最后反而说‘没有幸福’?

“那现在你觉得你找到了吗?”

那双美丽的眼睛紧盯着他,毫不察觉。使得坐在他身旁的人抬起头。

“不知道…因为还没来得及好好了解它,就要离开了。”

…这家伙是指阿卡村民和小孩子们吗?

Techin揉了揉自己的脸,然后将视线转到窗外。因为不想再激起他弟弟内心的波动了。

此后大约过了两个小时,豪华车便停在市区,好让车里的人能够吃点东西垫肚子,然后再直奔目的地——曼谷。

一路上都静得出奇,只是偶尔能听到几句轻声对话。毕竟各自都因很多个人缘由而感觉疲惫不堪。

Tian躲在Techin在车里为他准备的厚被子里睡觉,他睡了很久…就像是需要在梦境中,再也不想醒来。

可时间反而不曾止步,最后在经过十来个小时的时间,那辆车停在了‘Sophaditsakul’豪宅门前。

某人被叫醒后,一副睡眼朦胧地打开车门,可被一个温暖的拥抱让他瞬间清醒。

“妈妈!!!”Lalita夫人等这一天都快三个月了。过去的每一天,她各种担心小儿子会出什么事。若没有她老公的下属,前任上校Pitan的报告说一切安好,她估计早就心碎猝死了。

“妈妈…”感受到母亲的温柔让Tian觉得很暖心,他伸手抱紧母亲的身体,然后开玩笑地说道。“…瘦了诶。”说完,Lalita夫人便挣脱出来,立马在儿子的手臂上轻打了一下。

“一会有你好看的!离家出走还有脸来开你妈妈的玩笑。”

儿子呼痛地叫了一声,在看到妈妈两眼通红便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抬起手来慢慢地在妈妈的肩头行礼。

“…对不起,妈妈。”

Lalita夫人愣住了,像是很震惊儿子的做法,以致于不知道该怎么做好…自从Tian进入青春期,比较喜欢黏着朋友和对象,逐渐远离父母。就像一般男孩子一样,对父母表达爱意和孝顺之心时便会羞涩不已,感觉丢了尊严一样。

…尽管理解这些,可没有那个父母希望成这样。

母亲欣慰地摸了摸孩子的头。“没关系,孩子。安全回来,我就很高兴了。”她捧着那看起来有些晒黑的脸庞,抚摸着脸颊和嘴角边那淡淡的印迹。

“看啊,都不帅了…妈妈发誓以后再也不阻止你做什么了。你要去哪,和谁玩都可以。只是有一点,不再去那山上冒险了。”

母亲的命令让Tian屏住呼吸,他悄悄避开眼神,没有做任何回应,可也没有任何反抗。幸运的是母亲只顾着内心的担忧,并没有发现这一点点的小异常。那一刻,他的眼尾扫到了站在母亲身后的父亲。

“爸,我…”

前高级指挥官咧出一个淡淡的微笑,透过小儿子的眼神,他好似明白儿子所要表达的千百种含义。

“等以后再聊,先去安慰下你母亲吧。”

Tian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然后便任由母亲拖回家中。但好在会客厅里的吊灯光让他视野模糊。镶金边的软皮沙发和明代青花瓷全都闪闪发光,无疑不是在彰显一个上层社会的奢侈。

他看向曾经熟悉的豪宅四周,可现在反而变得很陌生,随后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还真是不一样啊。

 

可这就是他的世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千星传说(12上)
文章打分:
评论加载中..

版权投诉:BLTV520#gmail.com(#换@)

Copyright © 2021 暖光影视 版权所有